关于神华

About us

  • 主页
  • 冷库安装
  • 混合过滤系列
  • 冶金分析仪器
  • 主页 > 冶金分析仪器 >

    郑州一清洗外墙工人 因为升降机没固定好坠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3-15 07:23

      每次听说保洁工人或者环卫工人发生意外事故,河南省清洗保洁行业协会秘书长史治国都很关注,他也呼吁整个社会对这个行业的安全多关心,多想办法避免事故的发生。

      就在一周前,郑州市一大厦前,工人们搭起架子要对大厦外墙进行清洗保洁,但由于升降机没有固定好,一工人坠地,当场身亡。

      46岁的李太明,已经从事清洗保洁行业8年,如今在一家保洁公司做经理。今年以来,他也听说过四五起高处清洗作业事故了。

      郑东新区有一个楼盘,今年春天时,其建筑施工还没有完全结束,按说还不具备做拓荒保洁的条件,但房地产公司为了赶进度,直接联系了几个工人,清洁外墙玻璃。而此时,大楼的上层还在进行建筑施工。不幸的事就这样发生了:上面建筑施工使用的吊篮突然掉落,甩了出去,把一个正在清洗玻璃的工人砸了下去,人当场就不行了。

      至今谈起来,李太明都感到惋惜,听说那是个很能吃苦,也挺乐观的一个人,爱唱戏,还为清洗保洁工改编了一段戏,经常唱:“刘大哥讲话理太偏,谁说女子不如男……男子下外吊,女人上架子,保洁工个个都身手不凡……”

      史治国说,在高空清洗行业,甚至包括室内保洁、道路环卫,都有很多危险,事故时有发生,他呼吁社会予以关注。

      这些为高楼外墙美容的“蜘蛛人”,在郑州究竟有多少?没有人知道确切数量,甚至难以说清楚大致的数量。有的人说,大大小小的公司可能有200多家,此外还有很多“游击队”,从业人员可能上千,或者几千。但是对于“蜘蛛人”面临的危险,每一个人都能讲得很清楚,那是他们切身的体会。

      35岁的田,这几年一直在做外墙清洗保洁,因为这个工作相比室内保洁或者在小区做保安啥的工资更高些,“一家人要养活,就是图个工资高。”

      据了解,目前在郑州,室外高处保洁工的工资每天能达450元到500元,而室内保洁的工资则要低一半。

      工钱虽不少,但很辛苦,而且经常“断顿儿”没活干,一个月下来,多时五六千元,少时两三千元。而且,危险随时都可能发生。

      去年在郑州,有一个工程,甲方把工程包给了几个人,按“吊”算钱,也就是工人从楼顶吊下来多少次,就算多少钱。这种办导致工人急着赶工,被业内认为“不合适”。结果,一个工人在房顶墙沿搭坐板时,掉了下去。

      有一次,几个“蜘蛛人”在郑州一个居民小区搞室外保洁,因为有噪声,吵到了一个小学生。这个小孩子当时正在写作业,嫌烦,竟然拿着刀子上了楼顶把“蜘蛛人”的安全绳给割断了。“幸好当时那个工人机灵,也有经验,突然发现安全绳掉下来了,就赶紧滑了下去,如果另一根作业绳也被割断,那肯定就没命了。”李太明回想起这件事,至今仍感到后怕。

      做了10年物业管理工作的栗茹,2014年转行开了一家保洁服务公司,主做工程拓荒保洁和高空外墙清洗。在她看来,这里头有很大商机。

      人们都说无知者无畏,可作为一个新入行者,栗茹却告诉自己,要处处当心,一定要注意安全,甚至提出“安全第一,质量第二”。

      两年下来,她拿到很多大的工程保洁项目,公司也被评为2015年度中国清洁服务行业百强企业。她说,公司要求做高空外墙清洗的员工必须先进行培训,拿到高空清洗作业人员上岗证。

      “施工的天气条件也要非常注意,下雨、雷电、大风的时候,都不能施工,我们每天都得关注天气预报,还要随时留意风力变化,风力超过3级,即使已经开始施工,也要停下来。”栗茹说。

      风力对高空外墙作业带来的危险非常高。在去年7月,西安就有两名“蜘蛛人”施工中被大风吹飞,撞击到大楼外墙致死。

      史治国介绍,行业里做高空清洗的可能有200多家公司,加上一些物业公司、家政公司,都有可能做高空清洗项目,公司数量可能更多,但真正办理取得安全悬吊作业许可证的企业也就40多家,参加过协会培训的“蜘蛛人”有500多人。

      对于这样的现状,他分析说,清洗保洁这个行业,利润比较薄,很多个体老板压根儿就不养员工,等拉来业务了,才去临时找一批工人。这些临时找的工人,把活干完就又解散了,包工头在安全方面往往做得不到位,工人的安全就很难保障。

      对于这个行业的企业来说,安全预防措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同时,为防万一,为企业和员工购买意外保险,也同样重要。

      然而由于行业的特殊性,不少包工头甚至公司老板,揽一单生意只能挣三四万块钱,几天时间就完工了,找的工人又是临时工,多数并不会考虑为他们购买保险。

      一旦发生事故,就可能毁掉一家刚刚起步的小公司。在郑州,因工死亡的赔偿,少说也得六七十万元,在有些“蜘蛛人”坠亡事故中,甲方连同保洁公司付出的赔偿金额超过了百万元。

      有些公司就比较谨慎。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老板说,他们公司一开始就联系保险公司为员工投保人身意外险。但后来他们注意到,保险公司收取的保费比较高,保额却比较低,而且一旦发生意外事故,即便保险公司已经按合同赔给伤亡者家属,但往往家属还是会要求工程甲方和保洁公司再赔偿一部分,出现“二次赔付”。

      史治国也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,于是他们就想办法,终于找到一家保险公司,愿意为协会企业专门设立一种雇主责任险,不仅保费低,赔付高,更重要的是能为16岁至70岁的工人都投保。同时,这样的雇主责任险,是一旦发生事故,保险公司按规定把钱先打给雇主,而不是直接打给伤亡者家属,这样还可以避免企业“二次赔付”。

      史治国说:“我们这个行业,工人的年龄偏大,高空作业的还好一些,都是青壮年人,其他室内保洁和道路保洁的,很多都60多岁了,不少保险公司不愿意承保。”

      该行业协会希望通过这样的努力,能保障工人和雇主双方的利益。事实上,也确实有不少公司陆续开始为工人购买这样的保险,有一家大型的保洁公司,一下子为7000多名员工购买了保险。

      但同时,有更多的企业、雇主仍然没有这样的意识。该行业协会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不仅让高空清洗保洁和室内保洁行业都能树立这样的风险意识,还希望把这样的办法介绍、推广到物业、家政、环卫等多个领域。